当前位置: 首页 >> 音乐

相忆武昌湖那一片水汪汪的故乡节能

2020-10-19 来源:福州娱乐网

相忆武昌湖 ——那一片水汪汪的故乡

我曾经说过,人是走不出自己的童年的。我想表达的是,每个人的一生,无论脚步走得多么遥远,无论取得多大成就,其实都只是童年梦想的无限生长,都是童年憧憬的再延伸。无论何时,当你站在世界任何一个高度回望,童年的记忆,永远是你人生的最初起点,也是你永远也离不开的圆心。也就是说,你人生的最大愿望,其实从童年时刻就已经萌芽,有的甚至已经开了花…

我在武昌湖边生,傍水而居,乐水成长,这一汪湖水便是我灵魂的母体,也浸透了我行走四方的本色和底蕴,无论是每一个春雨绵绵的清晨,还是寂静无言的冬夜,一想起那远方的湖水,思念便如潮水般涌起,汹涌而澎湃,让人不由得瞬间丰盈起来…

那个时候的武昌渡

记忆的最底层应该就是那个,如果不是静静地回想,我差不多都快要忘记了那些风物。我生在边上,五六户陈姓人家的小村子,却被远近称之为王屋名称的由来我没有考证过,只是记得村子是离最近的。

上世纪六七十年代,我们往对岸河南”的白莲洲去,还是需要划渡的。两条不大的船,六七个划渡人,他们上工和歇息的地方,就是在武昌庙的位置。我也只是听上辈人说起,那里原先是有座庙的,但在我的印象里,也只有一所坐北朝南的三间老房子,老人们说那就是庙的原地基,文革破四旧”时庙被推倒了,边上菜园子里,原本还有几个和尚坐化的水缸,上下两个扣在一起,们打开时,有的肉身竟还没有腐烂,有的人当场就虔诚地跪拜了。

划渡人的房子在那三间老屋的前面,面朝西向,大概有五六间,外间则是几座砖砌的柱子支撑着的凉棚,顶上是瓦,四周没有墙,里面摆着几张方桌和很多条长凳。南来北往的行人常常就在里边歇歇脚,等候着渡船。久而久之,这里也便成了一个周边热闹人扎堆的地方,时常都有那么三五个人围坐在一起,谈天说地。

屋檐下,记得还有个油条摊子。那个年月,油条还是极为难得的零食。手工揉的面,经过滚油煎炸得稍微有点老的油条,脆生生的,香角角(方言)的,至今回味起来,都是其他美食所难以匹敌的。我们放牛娃大多都喜欢在那边上去放牛,牛放在一边吃草,我们就可以听听四处发生的新鲜事,有时候还偷偷挤掉家里的牙膏,拿着牙膏皮去换油条吃。这场景,想起来都是一种幸福!

俗话说水火无情划渡也是有风险的,在渔场的石头坝还没有砌起来之前,划船往返白莲洲一趟要大半天。风和日丽还好些,遇上雨雪天气,是特别考验划渡人的经验和水平的。风雨大的日子,一般就会停下来,因为风浪太大容易出事,没有人敢冒这个风险,划渡人就会修补修补渡船,用麻绳筋揉进油灰里,用锤凿打进木船的缝隙里,船头船尾的烂钉子也要经常换一换,阴雨天气里大多就是这样打发的。

但总会有特殊的时候,有时是春寒料峭,或是下冬天里,有些风浪却还不是特别大,遇上附近百姓有了急事,得了重病,要送到县里医院,就会紧急出渡。记忆里也是出过几次翻船事故的,好在大都是湖边上的百姓,多少有些水性,没有死什么人,但危险也是遇到不少。几个老的划渡人都记不起来了,应该都是湖边的人,早年间有在长江里行过船的,跑过芜湖、南京,算是见过世面的,年纪大了才回到湖边,平时划划渡,贴补家用,农忙时兼顾庄稼,算是一个体面的副业。

那时候气候比现在寒冷,外出逃荒讨饭的特别多,冬天里,湖面上往往结上了厚厚的冰冻,一些讨饭的人没有钱,也舍不得花钱过渡,人少时划渡人会捎带他们过河,但大多选择从冰冻上过河,幸运的也比较多,也有不少掉到河里,有的被湖边的老百姓拉上了岸,烘干衣服送出门,也有不少就再也没能活着上岸。

渔场啊!渔场—

记忆中蓬勃的一截,应该属于武昌湖渔场。因为,我见证了这座渔场从无到有,也见证了它曾经火红而蓬勃的鲜亮时光…

是不是1977年前后,我也记得不是太准确了。就在我家屋前不到一里地的地方,开始建起了红砖的房子,屋顶是红色的大瓦。这和农民自建的房子是有很大区别的,农家的房子大多是青砖小瓦,只有公家的房子都会用红砖大瓦,看起来透着气派敞亮。最初也就是三四排七八幢平房,还没有来得及砌围墙,进出也就比较方便。一来是因为路近,二来也是因为父亲是生产队长,渔场建设用地的征用手续是父亲从中协助办理的,所以与最初的筹建人员和后来的渔场领导员工都熟悉,很多都来家里吃过饭喝过酒。

一开始是他们自己来搞建设,后来是他们的妻子儿女从外地迁移过来。年龄相仿的孩子很容易就玩到了一起,他们大多也都是进入最近的庆祝村小学和武昌中学读书,自然与我们也就是同学和玩伴,上学放学一起来回,平时也是一起抓鱼摸虾,和其他屋场的孩子打战斗架,也算是亲密战友了。因为这层原因,我们与第一代渔场子弟关系比较紧密,对渔场的情形也是比较熟悉的。

对渔场最深的印象是吃饭敲钟。农村人吃饭要看天,差不多了就回家,农忙农闲田里的事务不一样,吃饭就是早早晚晚的不固定,特别是夜饭很晚,有句乡下的土话夜饭一顿,要等伢困不是老家读不出这个音,体会不到其中的酸甜。因此,当我们还在田间地头放牛或是打猪草的时候,渔场食堂的钟声响起,我们就知道,公家人要吃晚饭了,羡慕得不行,内心里也就滋生出当个公家人有几好?准点吃饭,准点上班,真是上辈子修来的福分。所以,有些愿望那个时候就发了芽…

渔场最初时还有一台解放牌卡车,是从部队回来的一个姓林的师傅开的,那是我们孩子心中最牛的人。我第一次坐汽车就是躲在车厢里去了趟石牌,直到车子开出去一二十里路才敢直起身子,让坐在驾驶室里的大人知道,车子开得远了,大人们也没有办法送我们只好带我们逛逛县城。所以,我第一个去的县城是怀宁石牌,而不是望江,这个经历想忘也忘不了。

渔场最吸引人的还是彩色电视机。那个年代,周边都还没有通上电,渔场也只是一个小发电机,每天晚上七点到九点照明。我们小屋场,因为路近和关系不错,渔场给了方便,最早一批接上了电,享受到了那贫困年代的光明,一个15支光(15瓦)的灯泡,就点亮了我们童年的记忆,并进而带来了看电视的特殊福利。渔场的大彩电是方圆几十里唯一的一台电视,锁在一个木头柜子里的,下面的脚垫得很高,记得是姓范的老师傅专人保管。每天下午,我们还在湖里戏水的时候,周边村子里的大人孩子就开始跑到渔场来占位子,等着晚上看电视。当昏睡百年,国人渐已醒…《霍元甲》的主题歌响起,渔场院子里就沸腾了。那个时候,《陈真》我还是会保持着。《上海滩》等武打片风靡盛行,不知道迷住了多少人的心。

最热闹的时候,渔场的电视还卖过票,但即便卖票也还是里三层外三层,整个大院挤得人山人海,这样的场景也只有那个年代才会出现。想想现在,也就是三十年光景,哪家不是三四台超薄电视,还不一定有人愿意看,谁还稀罕得起来?但就在那个年代,曾经就是我们生活的真实存在,正所谓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

下冬天捕鱼

世代沿湖而居,湖边的老百姓,人人都是捕鱼的好手。下冬天,滴水成冰,却也是捕鱼的最好时节。

方法也是因人而异,有人喜欢下河摸鱼。他们一个个穿着到脖子的皮衣,双手卡得很紧,只有打了肥皂才能脱得下来。就这样武装着,背上背个渔娄子,一边走一边摸,摸到了就顺手放进娄子里,运气好的半天能摸三四娄子。

我的小舅舅就是一把摸鱼的好手,每年都要摸不少,有时摸得多了就会送点到家里让我们打牙祭。老人家现在都七十多岁了,听说有时还下河去摸过鱼,这一辈子的光阴,除了在湖边耕种,大部分都是在湖水中和鱼儿打交道了。

有的喜欢放丝张鱼,三指的、五指的都有,傍晚放下去,早上划个寮划子小船,或是鹞子盆去取,翘嘴白、猪婆子、鲫壳、黑鱼、胖头、混子多得是,还有些小餐子、鳑鲏,别看有的鱼小,小杂鱼烧萝卜可是湖边人家的好菜呀!放在今天,没有几十块钱还吃不到那么新鲜的,何况还是纯野生的?

记忆里很多渔民都会用吊罐冷水煮鱼。小船上,一个小吊罐,柴火塞进去,一条大花鲢,剁得碎碎的,冷水和着姜蒜油盐一起下锅,大火烧开,小火慢煮,也没有其它佐料,长时间的炖煮,味道煮进去,香气溢出来,就着几口烧酒,真是湖边人舌尖上的美味,几十年过去,这个味道一是没法子忘掉,二也是没机会再吃得到。近来,同学们说起老家那边了六户人家吃鱼的,听说味道不错,一直没有尝过,我想和当年的吊罐煮鱼,估计还是比不了的…

还有的是几十持货商仍有意上调铝锭售价。持货商出货积极态势下个人拉围,渔船带着围从湖中间放起,慢慢拉到岸边,十几二十几个人,个个穿着齐腰的皮裤子,腰上系着纤绳,交替着往岸上拉,最后都是满满的一大的各色鱼儿。鱼贩子都是直接下到湖里谈生意,有的是提前就约好的,鱼一上岸就装车起运,卖到十里八乡千家万户。拉的渔民们,饿了就拿出家里炒好的黑粉(芝麻粉)拌着白糖、就着开水充饥,吃饱喝足了,接着下一,年年如此…

大规模的捕捞是八几年过后的事了,渔场每年大规模放养鱼苗,捕捞慢慢就规范起来了。从那以后,每年一到下冬天,首先是渔场用几十只机帆船统一捕捞,一张大上湖下湖一两个来回,大鱼都捕捞得差不多了,再发放捕捞证,允许周边渔民下湖冬捕。刚开始,为这个捕捞证和围堵渔民私自下湖打鱼,渔场和渔民发生了不少的矛盾,渔场的水上派出所整夜整夜下湖,抓了几回村民,也处罚了不少人,慢慢才形成了规矩。曾经还发生过渔民哄抢渔场的事件,好像被境外的媒体知道了,还在媒体上为此攻击过,都已是过往的旧闻了!

因为大规模的冬捕,鱼是成堆成堆的,昼夜不停地往外运着。父亲和周边的村民都日夜换班,在水产站里帮工。有周边县城的,有附近市区的,当然还有省城合肥的,武昌湖的鱼就这样远销省内外。湖边的人都知道,武昌湖的鱼没有泥腥味,也没有柴油味,吃起来口感好,不像其他地方的鱼吃着像咬着棉絮一样,所以特别受欢迎,这也是我们从小吃惯了武昌湖的鱼,再吃外地的鱼就没有办法去喜欢的原因所在了。

武昌湖的传说很多,传说它是古雷池的一部分,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典故就源出于此。还有漳湖府、泊湖县,武昌湖是都督院是大家熟知的;还有就是武昌湖原本叫做五丈湖也只有五丈来宽,因为吕洞宾下凡救人的事情,怎么就变成了一片汪洋了。传说很多,有的还很久远,孩子的心性主要在于玩,很多都记不得,也记不清了,唯有那一湖碧水,时时在梦里泛起波浪。

水还是那汪水,湖还是那个湖,水流千里,人却已是一代代新了。从武昌湖边出发,经历了一座座城市,穿行在摩天大楼的丛林里,而作为一个农家子弟,记忆的最深处还是童年的懵懂憧憬,行走得再遥远,记得最深的永远还是那一片宽阔的湖,那一汪碧绿的水,和家乡人那对生活赤诚的心,还有他们对人对事的坦荡情怀…

注:武昌湖,位于安徽省西南部望江县境内,长江的左岸。20世纪50年代仍为一串联湖泊,自西向东依次为赤湖、武昌湖、青草湖和漳湖。建国初期,进行河道整理,湖水位降低,湖泊面积缩小,一部分湖区被围垦,后将赤湖、武昌湖、青草湖统称为武昌湖。武昌渡拦鱼石坝将武昌湖分成东西两大部分,东侧为青草湖区,西侧为武昌湖区。湖底平坦,均以淤泥质为主,自东向西逐渐倾斜,其高程东部为10.70米,武昌渡10.00米,西部9.50米。武昌湖东西长27.5公里,南北最大宽度8.0公里。

北宋乐史编纂的《太平环宇记》大雷水至望江积而为池,谓之雷池”古雷水自湖北黄梅县界东流至此,积而成池,故名雷池,亦名大雷池。因居九江至南京的长江水道要冲,扼黄梅、宿松、太湖内河航运之咽喉,形势险要,故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东晋时置大雷戌,为江防要地。武昌湖即为古雷池一部分,成语不敢越雷池一步”的典故源出于此。

南朝鲍照当年从建康出发到江州赴任,经过十多天的旅途劳顿到达雷池,因担心家人挂念,给妹妹鲍令晖写了一封《登大雷岸与妹书》家书报平安。26岁的鲍照以天才文学家的笔墨描写了登大雷岸(大雷后称望江)看到的雷池的水光山色。《登大雷岸与妹书》奠定了鲍照在中国文学史上的地位,对后世文学产生重大影响。

本文相关词条概念解析:

渔场

渔场是指的鱼类或其他水生经济动物密集经过或滞游的具有捕捞价值的水域,随产卵繁殖、索饵育肥或越冬适温等对环境条件要求的变化,在一定季节聚集成群游经或滞留于一定水域范围而形成在渔业生产上具有捕捞价值的相对集中的场所。渔场按水生动物洄游性质分为产卵渔场,索饵渔场、越冬渔场;按水域空间位置分为海湾渔场、近海渔场、外海渔场和远洋渔场等;按捕捞对象分为带鱼渔场、大黄鱼渔场、鳕鱼渔场、金枪鱼渔场等;按作方式分为拖作业渔场和围作业渔场等。

太极集团
小儿经常肚胀怎么办
一岁宝宝厌食怎么调理
友情链接
福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