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电影

重生之封魔第一百四十五章眉目节能

2020-10-19 来源:福州娱乐网

重生之封魔 第一百四十五章 眉目

没等苍月走进义庄一条街,镇长已经得到消息迎了出来,看见苍月便急急的道:“大人,我对比了一下尸体,确实和书上说的瞬间被人抽去灵魂而死的样子一样,只是,在下一直不明白这尸体的脑浆哪里去了?对了,仵作又重新验了尸体,据仵作推断,这些人应该是死后被人吸了脑浆,你说书上明明没有记载娃娃兽喜欢吸人脑浆,它为何又吸人脑浆呢?难道是书上有所遗漏?”

“你见过吃死人脑浆的吗?”苍月深吸一口气若有所思道。

“是哦,就算是魔族也只会食用活人的人脑!”镇长恍然道,接着又疑惑起来,“那您说为何那尸体的脑子都被人吸光了呢?”

“或许是故弄玄虚,想栽赃嫁祸?”苍月若有所思道。

“难道是为了栽赃嫁祸给魔族?”镇长吃了一惊,惊呼道。不过,想想也有这个可能,毕竟在这赏金猎人来之前,他一直以为是魔族人做的,案件调查也朝着魔族人方向进行的。

可是转念一想,又问道,“娃娃兽真的有这样的灵智吗?书上怎么说得好像娃娃兽智商不高啊!”

“娃娃兽没有,但是人有!我刚刚遇见那只娃娃兽了,本来是要逮到它的,可是出现了一个男人,大约三十岁的样子,中等身高,穿着黑色短衫和黑色裤子,比较消瘦,是那个人帮娃娃兽逃脱的,对了,那人用的应该是传送法器!”苍月一本正经道。

“能在大人面前逃脱,传送法器?”镇长瞪着眼睛道,“那那个人岂不是很厉害,这该如何是好?若是很厉害,就算我们遇见那个人也未必是那个人的对手啊!怎么办,您看我们要不要向刑部申请,将任务升级啊?”

现在才知道担心,早干什么去了?就算是魔族作乱,你们也未必能搞定啊!怕是一开始你们就打着先用一级任务糊弄一下,省些魔币,待查明不能解决的时候,才掏出魔币升级吧!苍月,在心中暗暗叹了一口气,真是倒霉,怎么连这极品任务,极品镇长都能遇见。

“那个人应该不是多厉害,若是厉害,他应该杀了我灭口,而不会利用传送法器仓狂而逃,我记得当时那个地方只有我一个人!”苍月淡淡的。

“是真的吗?那就好,那就好!”镇长松了一口气,也不知是为了能省下升级用的魔币还是为了那个嫌疑犯不是很厉害松口气的。

“我来就是想让你帮我查查,这四家遇害人家除了都是斜桥镇大户外,可还有什么关系,比如生意往来之内,另外帮我查查,什么人和这四家有关系,却没有遇害的,比如在这四家都做过工,或者都欠过这四家钱,或者都得罪过这四家什么的。”苍月将此番来找镇长的目的说了一下。

听了这个,镇长就笑了道:“那四家可是我们斜桥镇首屈一指的大户,之间的生意往来,人情往来,甚至是姻亲关系都是有的,还有共同的合作伙伴在其他镇,甚至在魔都,您这样,我们不好查啊!”

“那就只查斜桥镇上的!”苍月一本正经道。

见苍月如此严肃,镇长表情也凝重起来,问道:“难道您觉得是仇杀?”

“不排除这个可能!”苍月点头回道。

“可是要多大的仇恨才会这样残忍的杀人全家啊?还有,你说做过工的,欠过这四家钱的,还有什么得罪过这个家族的,那些人都是一些手无缚鸡之力的人,也要查吗?”镇长越来越不了解苍月是怎么想的了,他总觉得苍月这个想法不可思议。

“不放过一个可能性,哪怕是个残疾人,最好也查一查!”苍月若有所思道,她总觉得有什么东西在她脑海中闪过,却怎么也抓不住,到底是什么呢?她疏忽了什么呢?

而在斜桥镇的郊外,黑衣男子用一根空竹子狠狠插气刚刚被娃娃兽吸了灵魂,断了气的樵夫脑中,紧接着对离他两丈远的娃娃兽唤道:“过来!”

“呜呜”娃娃兽一面发出孩子哭声,一面拨浪鼓般的直摇头,还时不时做出呕吐的姿势,泪眼朦胧的盯着那男子,那可怜的小摸样真是惹人怜爱,可是这个人并不包括那个黑衣男人。

那黑衣男人瞬间脸色阴沉了下来,举起那铃铛,冷声道:“过来,将这个人的脑浆吸干,不然,你就等着锥心刺骨之痛吧!”说完,便做出要摇那铃铛的姿势。

娃娃兽瞪大了惊恐的眼睛,看向那铃铛,接着以极快的速度闪到那尸体旁,一口就含住了竹管,开始吸起人脑来。

胸口不断起伏,貌似要呕吐的摸样,滴滴脑浆顺着小嘴流下来。

“不要将脑浆滴到地上,吞下去!魔族人可不是将脑浆剩下的!”男子举起手中的铃铛,一脸嫌弃道。

“呜呜”娃娃兽凄惨的又发出小孩子的哭声几声,便将那些脑浆咽了下去。

终于吸干净最后一滴脑浆,娃娃兽捂着自己的嘴巴就朝远处跑去。

“不许吐出来哦!要是在这附近流下了血渍,引起那些官差的怀疑,我叫你好看!”男子恶狠狠的提醒道。<山东精粉/p>

娃娃兽一屁股坐在地上,又加了一只手捂着嘴巴,两只手将嘴巴捂得严严实实的,生怕一个不严实,嘴里那恶心的东西就吐了出来,半晌之后,只见它喉咙滚动两下,终于将恶心的东西咽了下去。

镇长的效率还真不是一般的强,那一个一个的排查工作已经如火如荼的进行起来,苍月坐在府衙椅子上,冷眼看着捕快抓来的人一个一个询问,可是看了半天也没看见一个貌似那有娃娃兽的男子,那些人的口供也无懈可击,完全没有半点可疑。

苍月陷入深思,难道是自己想错了?

就在苍月百思不得其解的时候,门外一个捕快匆匆跑了进来,汇报道:“大人,城郊发现了一具尸体,死状和那四个灭门家族的死状一样,都是被吸了脑浆,面容枯黄!”

“什么?”苍月猛然站起身,道,“带我去!”

苍月在捕快的带领下,很快就到了命案发生的地点,同时闻讯赶来的镇长也将将到达。

“我刚刚了解了一下子,遇害的是一个樵夫,和那四个家族没有半点关系,那樵夫为人老实,家中只有一个瞎眼媳妇,两人相濡以沫,和别人没有仇怨!”镇长一面凑近苍月说道,一面和苍月一起朝那尸体处走去。

尸体旁一个长相普通,闭着眼睛的女人正趴在尸体的身上嚎嚎大哭,苍月猜想那应该是遇害者的媳妇,苍月朝着身边的捕快示意一下,那捕快便立刻走到那瞎眼媳妇跟前,和那媳妇说了两句话,便看见那瞎眼媳妇站起身,拄着拐杖,由捕快搀扶着,朝苍月这边摸来。

“你丈夫什么时候离开家的,离开前有什么异样?”苍月例行公事一般询问道。

瞎眼媳妇早就被捕快打过招呼,说跟前这个女子会帮她找出杀害她丈夫的凶手,便很配合道:“没有什么异样,和往常一样,吃完早饭便出来砍柴,往常他都会在中午的时候回家吃饭,可是今天我做好饭,等了好久都没有见他回来,便托了隔壁张小哥出来帮我寻寻,却不想不想”瞎眼媳妇说着说着便泣不成声了,最后她深吸了一口气,平复了一下,才又哭着开口道,“我夫君与人和善,就算我眼睛看不到,也从来没有嫌弃过我,抛下我不管,他真的是个好人,不知道谁这么狠心,狠心将他杀了,这位大人,求求您,一定要找出凶手,一定要帮我夫君报仇!”

“放心吧,我一定会找出凶手的!”苍月安慰道。

问完瞎眼媳妇了,苍月又问了发现尸体的张小哥,张小哥诉说了整件事的过程,完全没有可疑点。

同时镇长也亲自询问了一些相关人,还有捕快捕头询问的,但结果都是一样,什么可疑点都没有发现,好像这真的是娃娃兽随机吃人那么简单。

苍月深深蹙起眉头,到底哪里不对呢?为何自己总觉得事情不是这样,自己疏忽的地方又是什么能?倏地她看见那尸体旁的一滴脑浆,脑子灵光一闪而过,她连忙跑上前,拨开那男子的头发,看向脑袋上的那个洞,伸出手指摩挲了一下,若有所思的命令道:“去找一根竹管来!”

“是,大人”一个捕快立刻跑去拿了一根竹管递给苍月。

苍月将那竹管塞到男子脑袋的那个洞里,果然,一样大小十分匹配。苍月不由露出了笑容,看向镇长,仿佛在说,悄悄,人家就是这样在人死后吸出脑浆的。

“怎么会这样?真的是为了栽赃嫁祸?”镇长简直无语了,那人得多变态,才会想出这么恶心的法子,栽赃给魔族啊!

苍月拍拍手站起身道:“所以,这绝对不是简单的猎食!”

“可是,这樵夫怎么会遇害?我们要不要把樵夫祖宗十八代的底查清楚?”镇长疑惑道。

“你若是有精力,也可以查查,不过我觉得意义不大!”苍月回道,“我还是觉得朝四大家族方面入手,破案的可能比较大!”

“可是这樵夫不可能和四大家族有瓜葛啊!”镇长疑惑道。

“那就凶手声东击西,故意转移我们视线的!”苍月淡淡道。

镇长想了一下,道:“这倒是有可能,那我命人继续查!”

“从那个人变态的手法来看,此人很可在以上两种岗位方面 ...能是那四大家族几年前得罪的,他直到遇见娃娃兽才有报仇的机会!待会我将我看见的男子的身形画出来,你根据我画的样子寻找相似的,再带来一一盘查,我觉得会有结果的!”苍月道。

“那也行!”镇长沉吟道,接着叹了一口气,“真希望早点找到那个变态,不要再有无辜的人受害了!”

苍月沉默了,她只希望自己的自觉是对的。

经过整个衙门捕快,不分昼夜的盘查,终于在两天后锁定了一人,只见镇上指着户籍登记本上道:“按照大人的推测,提供的线索,这个薛景最可疑!”

苍月看向镇长,一副愿闻其详的样子。

“这个人分别在四大家族里做过长工、护院、短工最后都以手脚不干净为由辞退的!此人有个癖好,喜欢穿黑短衣,黑长袍,身材和您画的差不多,若真的如大人所说,是仇杀,这个人的嫌疑最大!”

“嗯!”苍月若有所思的点了一下头道,“那就将他带来问问,我在旁边看着,也好确定当日帮娃娃兽逃跑的是不是他。”

“这个人在案发前一个月就离开了镇子,一直没有回来过,很多人都以为他不回来了,我们排查也将他剔除在外,就在昨天我们盘问一个和金家有交易往来的掌柜时,那掌柜冒出一句,说三天前看见薛景在他店铺前出现过,东张西望的,好像在找什么东西,而我想想,他看见薛景的日子正好是您发现娃娃兽的日子,关键是那店铺距离您说跟丢娃娃兽的地方很近!于是我们便有了怀疑,开始查薛景这个人,发现那薛景还真跟那四个家族有关!我们本想将那薛景抓来盘查,可是却找不着他。我们去了他家,发现他家满屋子的灰尘,好像很久都没人住过了!”

“也就是说,他在斜桥镇出现过,却没有回过家?”苍月蹙着眉头问道。

“我们将整个斜桥镇都问遍了,除了那个掌柜的,其他没有一个人见过薛景!”镇长补充道,“我已经贴了不告,全面逮捕薛景,还派了捕快去城郊地毯式寻找!不过,您说他有传送法器,我们不一定能找到他啊!”镇长说到最后有些泄气。

“我昨天查过传送法器有关知识了,传送法器原来需要魔石发动的,除非那人富可敌国,魔币多得怎么用都用不完,否则,他不会离斜桥镇太远,每天朝着传送法器来回行凶的”苍月淡淡道。未完待续。

...

保山治疗白癜风方法
克拉玛依有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吗
什么食物可以提高儿童免疫力
友情链接
福州娱乐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