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首页 >> 网红

佐秀敏看着人群中间的岳碧玉和金兀虎雷节能

2020-10-19 来源:福州娱乐网

佐秀敏看着人群中间的岳碧玉和金兀虎雷,摇摇头回答:“他现在不能跟我们走!按照历史的进程,蒙古人的铁蹄就要踏进这片土地了。金兀虎雷和岳碧玉都是民族英雄,他们有守土之责!所以我要他们化干戈为玉帛携手抗元!等完成了他们的历史使命,再和我们相逢吧。”

雷震冬又问:“我们什么时候和他们告别?”

“告别?呵呵”佐秀敏笑着反问:“你看我们要是和他们告别,还能走的了吗?”

图秀忙问:“公主师姐,你是打算就这样悄悄的离去吗?金兀虎雷反正早晚要回来,可岳碧玉会舍不得你。”

佐秀敏脸微微一红,什么也没有说,一翻身跨上了血痕。雷震冬和图秀也分别跨上自己的坐骑。

佐秀敏轻轻拍了一下血痕,说:“血痕,咱们走了!”

“血痕”懂事地摇摇耳朵,奋起四蹄向着东南方向绝尘而去。雷震冬和图秀拍马紧紧追随在血痕的后面,转眼已经走的无影无踪。

关达第一个发现了佐秀敏他们的离去,他从人群中无意的回过头,看见东南方向尘土飞扬,才发现佐秀敏他们已经远去。

关达连忙挤到岳碧玉和金兀虎雷的身边,说:“二位元帅,他们走了!”

“什么?谁走了?”两个人一时没有明白过来,异口同声地追问。

关达指着东南还隐约可见的尘头,说:“你们没看见吗?梦幻公主他们走了!”

岳碧玉焦急地追问:“怎么会这样?为什么走了,你怎么不拦住他们?”

“我?拦得住吗?”关达指着自己的鼻子反问。

“虎雷兄弟,怎么办?你的马最快,你先追上去!”岳碧玉扭头和金兀虎雷商量。

金兀虎雷看看远方已经完全消失的尘烟,摇摇头,说:“大哥,恐怕难追上了,师姐的血痕比我的踏雪无痕快。”

“金兀元帅,你不妨试试,公主的坐骑你肯定很难追上的,可是雷将军和妙将军的坐骑不如你的踏雪无痕!”关达在一旁建议。

岳碧玉眼睛一亮,连声催促金兀虎雷。

“对啊!快追啊!一定能追上的!我随后就追上来!”

金兀虎雷说了一声“好”,拍马绝尘而去。

岳碧玉转身对关达说:“关将军,这里的事情交给你了。你把弟兄们带回岳公山老营去吧。”

“未将遵命!”

岳碧玉正要打马也追上去,金兀虎雷手下的一员家将鞑勒马从人群中挤过来,拦住马头,给岳碧玉拱手施礼,后说:“岳元帅,不知我家元帅去做什么了?小将有重大军情禀报!”

“鞑勒马将军,你家金兀元帅去追赶梦幻公主了。不知你有何要事?我马上也要追上去,不妨由我转告他。”

岳碧玉在马上回答着。

“岳元帅,你和我家元帅已经结为兄弟,此事只有请岳元帅主持大局了。”鞑勒马满脸焦虑地说。

岳碧玉听了此话大惊,忙从坐骑上跳下来,追问:“到底出了什么事情?不要急,我们是兄弟。金兀元帅不在,有什么事我来做主!将军只管宽心。”

“是,岳元帅。小将如实禀告:刚刚接到大营送来的急报军情。 天前,50万蒙古铁骑分成五路已经越过长白山、大阴山一线攻入我大金国,京都已经危危可及!另外50万大军正在向大宋河北一带杀来!请岳元帅速速定夺!”

鞑勒马一口气报出紧急军情。

岳碧玉听得眉头紧锁,心中暗想:真的不出梦幻公主所料!也幸好听了她的劝告和女真达成了联盟,否则恐怕大宋真的要面临灭顶之灾了!

关达一听也急了起来,忙问:“元帅,怎么办?恐怕大宋朝廷还完全不知情啊!”

“都不要急!”岳碧玉冷静地说:“鞑勒马将军,你马上带这里的将士返回迷意山大营!留下20万精兵在迷意山北线阻击蒙古铁骑! 0万大军回师京都,捍卫京畿!就由你领兵吧。这里我会照顾的,我和金兀元帅一联系上,马上让他返回京师救驾!关将军,你速速领兵赶回岳公山老营,集中岳家军10万大军,日夜兼程向黄河南岸挺进,一定要赶在蒙古大军渡河之前赶到,在那里利用黄河天堑拦击蒙古大军!”

“那,元帅你……”关达想问岳碧玉自己准备怎样打算。

“我现在必须赶去临安。请朝廷派兵北上抗敌!否则靠我们10万岳家军如何抵挡蒙古大军?”岳碧玉回答他们。

鞑勒马担心地问:“这样岳元帅如何与我家元帅联系?这里的大军又请谁来指挥?”

岳碧玉安慰他说:“将军放心!你应该知道梦幻公主神通广大,料事如神!蒙古大军即日要南侵,早已在她预料之中!我想她突然不辞而别必定已经料到事情紧急,提前赶去布置了。金兀元帅正是去追赶公主殿下,一见到公主必定会知道军情的。你就只管放心去吧!”

“小将明白了,小将马上领兵起程!与教育部合作只是我家元帅的兵器都没有带在身边,怎么办?”鞑勒马一边拉马一边说。

岳碧玉已经重新骑上马去,勒住马头对他们说:“鞑勒马将军,你叫人把金兀元帅的兵器带上去大阴山吧。我估计他一定会去那里的。关将军你也快动身吧。”

岳碧玉说完拍马而去。

佐秀敏向东南方向骑马奔驰了不久,就停了下来等待雷震冬和图秀了。她胯下的血痕实在太快了,雷震冬他们虽然骑的也是百里挑一的良驹,速度还是要比血痕慢了一倍以上。

佐秀敏索性从马上跳下来,靠在一颗大树上看着风景想心思。不知不觉的脑海里浮起两个年轻人的身影,心里有点异样的感觉。岳碧玉是她先认识的,英俊潇洒,正气凛然,特别是骑在小白龙的身上,白盔银甲更是风度翩翩。偏又冒出一个金兀虎雷,还是自己的同门师弟!人长大那样伟岸,浑身上下都充满一种霸气。

人真的是很奇怪的动物,怎么男女之间稍稍一接触就会有一种说不清楚的感情?佐秀敏在心里取笑自己,这么会这样傻啊?自己是一个来自未来世界的现代女孩,怎么会对两个梦幻世界里的古代青年,产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不知道什么时候,自己就会突然回到属于自己的年代,岂不是无端端地凭添烦恼?

佐秀敏正在一个人胡思乱想,突然听见在河边草地上吃草的“血痕”,一声欢快地鸣叫,奋蹄向前方奔去。梦缘听见“血痕”的叫声,抬起头来看见前方竟是封歌秋骑着一头花斑豹子正在奔来!佐秀敏开心的大叫着朝前奔跑着迎上去。

“秋师哥!秋师哥!……”

封歌秋早就从宠灵“喇卜多”的身上跳了下来,由着它和“血痕”在一旁开心的打做一团,自己快步如飞的迎向佐秀敏。

佐秀敏见到封歌秋就一头扑进他的怀里哭起来。

封歌秋搂着她的肩头,问:“这是怎么啦?我的小师妹。你可是公主哦,而且做了很多惊天动地的大事。见了帅哥干吗哭?”

佐秀敏抓紧拳头捶着封歌秋的胸脯,又哭又笑地说:“都是你,你去哪里了?把我扔下都不管。你怎么做帅哥的嘛?”

“好好好,的确是帅哥不好,本来以为大观园里没什么危险的,让你自己去磨砺一下。谁知道我自己中了招,被该死的心魔关进了时空隧道!要不是嘞卜多,我一时还真的出不来。”

封歌秋笑着承认自己的失误。

佐秀敏指着那只还在和血痕满地开心的打滚的花猎豹,有点担心的问:“帅哥,你的嘞卜多张牙舞爪的老是咬血痕的脖子!别把我的血痕弄伤了啊!”

封歌秋笑着摇摇头,回答:“怎么会?它们和我们一样是师兄妹!喇卜多是雌豹,是血痕的师妹。它和你一样在向它的师兄血痕撒娇。”

“好啊,帅哥,你把我比成你的猎豹?我就和帅哥撒娇又怎么样啊?”

梦缘顺势把头钻进了封歌秋的怀里。

封歌秋笑着轻轻拍拍她的后背,说:“行,你就撒娇吧。不过,撒过了,要听帅哥说很要紧的情况。我就是为了这个情况赶来的。”

佐秀敏一听,马上就把头移开了封歌秋的胸脯,直盯住封歌秋的脸,说:“什么情况?是不是忽必烈已经出兵南下了?”

封歌秋有点惊讶的凝视着佐秀敏的眼睛,点点头,很肯定的回答:“是的,你的判断一点不错,蒙古大军已经南侵!小师妹,真的是士别三日刮目相看了!你已经成熟了,功力也大大地提高。”

佐秀敏紧锁双眉,继续说:“根据我对那段历史的掌握,现在蒙古大军应该以号称百万的骑步兵沿长白山、大阴山、贺兰山绵长的数千里齐头并进。企图一举翻越长城,渡过黄河直接占领中原地区,然后吞并整个的中国版图。现在首当其冲的,应该先是女真族金国的国都云燕州和整个的金国,接下来就是南宋了。我们对这样的历史进程应该是无能为力的,毕竟大元帝国确实在中国这块版图上成立过。帅哥,你说我们应该怎么办?”

封歌秋看着佐秀敏凝重的神态,他自从认识了这个小师妹,还是第一次看到他这样的样子。

封歌秋点点头,说:“小师妹,我们对所有已经发生的历史框架肯定实不能改变它的。但是,可是我们还是可以改变某些局部时空和人物的命运。……”

“等等。”梦缘听到这里,突然打断了他。

“帅哥是说,我们可以在总的历史框架前提下,改变局部时空,改变非历史主要人物的命运?”

封歌秋微笑的表示肯定。

“是这样的,而且我们又增加了更加强大的生力军!”

“生力军?什么地方来的生力军?”佐秀敏一把抓住了封歌秋着急地追问:“帅哥,你快说啊?你怎么会带来生力军?”

封歌秋笑起来,回答:“小师妹,你的脾气就不能改一点?我告诉你,是大师姐和大师兄来了。”

“帅哥?!你说什么!真的,真的是夏师哥和春师姐也到了?太棒了!你们不是说夏师哥和春师姐的功力最强,武艺最高吗?那我们一定可以有办法暂时阻止蒙古大军的南侵!”

佐秀敏非常兴奋地对封歌秋说着。

封歌秋问她。“那,你有什么具体的打算和计划?说说看。”

“师哥,我想给岳碧玉和金兀虎雷争取一些时间,给宋金两国百姓多一些躲避战乱的机会。我们五个师兄弟姐妹,是否可以在这数千里的元军南侵路线上阻击他们?配合金兀虎雷在长城一线的保卫战,同时也可以让岳家军和南宋的军队有时间在黄河一线组成第二道拦击忽必烈的防线。”

佐秀敏侃侃道出自己的布属……

佐秀敏正在向封歌秋道出自己的抗元部属,远远看见西北方向又是一骑快马飞奔而来。梦缘一看马的速度就知道来的一定是“踏雪无痕”!除去“血痕”,恐怕能够有这样风驰电掣的骏马宝驹,就只有金兀虎雷的“踏雪无痕”了。

转眼之间金兀虎雷已经到在面前,他一个鹞子翻身跃下马背,“踏雪无痕”立刻撒着欢向还在草地上相互追逐打滚的“血痕”和“喇卜多”冲了过去。

金兀虎雷来到佐秀敏面前,单腿一跪,说:“金兀虎雷特来请示公主殿下。”

佐秀敏笑着摆摆手,说:“虎雷师弟,你先赶快起来!以后不许老是下跪了。我这个人来自未来世界,最不喜欢别人下跪的。”

金兀虎雷站起身,低头垂手回答:“是,师姐。虎雷明白了。”

佐秀敏指着封歌秋对金兀虎雷说:“来,我给你们介绍一下。”

封歌秋微微笑着,不说话却将自己的右手,掌心朝上伸向金兀虎雷。金兀虎雷立刻伸出右手从上面合上去,虽然他因为领教过佐秀敏内力的威力,已经有了思想准备。可是,当双方的内力同时发出的时候,巨大的碰撞还是把金兀虎雷重重的推了出去,封歌秋却在原地一动也没有动!

金兀虎雷不得不又一次在心中,承认了自己从师父那里学来的内功心法,的确不如师祖的正宗心法。金兀虎各地各部门要进一步厘清发展思路雷重新上前给封歌秋行礼。

“请恕虎雷眼拙,不知是师门哪位师兄现身在此?梦幻门下金兀虎雷见过同门师兄。”

封歌秋笑着上前搀了他一把,说:“看看,刚才梦幻公主师妹不是已经说了?我们都是来自未来的人,不喜欢这样的下跪之礼!快不要这样了。我叫封歌秋是金幻石的弟子,雷震冬的师兄。我刚才已经听小师妹说过了,你是蓝迷石的关门弟子金兀虎雷吧?”

“原来你就是雷师兄的大师兄封师兄?已经久仰大名了。无怪内力如此高强!”

金兀虎雷犹衷表示对封歌秋的敬佩之心。。

佐秀敏打断了他们的寒喧,说:“好了,时间紧迫,你们师兄弟还是以后慢慢拉家常话吧。虎雷,你来到正好。蒙古大军已经开始南下了!”

金兀虎雷转身瞪大了眼睛,大声反问:“师姐,蒙古人果然发动了战争吗?现在情况怎么样?出动了多少兵力?”

“号称百万大军,金国的燕云州已经危在旦夕!”封歌秋说。

金兀虎雷大吃一惊,说:“如此,请公主师姐和师兄见谅。虎雷守土有责必须马上告辞了。”

金兀虎雷说完,转身就要招呼踏雪无痕回来。

佐秀敏叫住他。“等等,虎雷,你准备怎样抗敌?就凭你的五十万大军?还是大金一共的一百二十万大军?你是不是以为忽必烈就准备用这一百万骑步兵平定中原了?告诉你,这一百万精兵只是忽必烈的先头部队,目的就是用来打击宋金两国的士气,同时消耗你们的主要兵力。紧随在百万精兵的后面还有百万铁甲军和百万主力步兵!”

金兀虎雷愣住了,迟疑了一阵后,说:“师姐,你和师兄一定有办法帮我的。我听师姐的安排就是。”

共 11005 字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作者的笔锋驰骋历史,用一种大开大合的手法,将历史史实与作者对历史的看法,化成了架空历史的故事,作者用宋元金三国之间的战争,表述了自己对这段历史的观点——中华大民族在融合过程的战争,是一种历史发展的必然进程,然而很可能一些局部环境的人物也有可能成为左右历史的关键。试想当年假如宋金两国真的可以放下前嫌联手抗元,忽必烈的铁骑是否还可以如此顺利踏上中原的土地?这也许是一种愿望,这是文人一种历史观而已。感谢对梧桐文苑一直的关注与支持,期待更多好作品。【:春花格格】【江山部·精品推荐】

1楼文友: 01:0 :00 又是一篇力作。 喜欢文字的女孩

回复1楼文友: 08:4 :21 春花格格辛苦了

2楼文友: 08:42:15 江南铁鹰老师的佳作不断出现,一篇比一篇精彩,梧桐因你而骄傲,铁鹰老师,我们为你喝彩!

回复2楼文友: 08:44:29 老白千万别忽悠我

楼文友: 11:54: 5 师父有一精品亮相,欣赏学习。三国人物个个都是冠战英雄,

回复 楼文友: 08:45:12 徒儿表现不错

4楼文友: 06:52:14 祝贺江南老师又摘一精,恭喜! 喜欢文学,已在省、市报刊发表小小说,散文、诗歌

回复4楼文友: 08:46:01 吴社好,谢谢鼓励。

5楼文友: 07:2 : 6 祝贺江南老师喜摘精品,恭喜,问好。祝创作愉快!

回复5楼文友: 08:46:28 谢谢晚霞祝贺

咸宁最好的牛皮癬医院
西宁白癜风医院哪个较好
肝硬化吃哪些药管用
友情链接
福州娱乐网